海军航空兵某团疫情期间稳妥组织训练
来源:海军航空兵某团疫情期间稳妥组织训练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7:51:52


3月29日,是樊瑞在隔离点的第11天。在这里隔离期满14天后,还要居家隔离14天。

郑某离家出走的几个月前,小宝的外公过世,居委干部和志愿者们成了小宝唯一的亲人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黄浦区法院介绍,小宝出生后不久,母亲郑某离家出走,将小宝留在家中由外公独自抚养。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患多种疾病,外公对小宝的照顾也时常力不从心。直到一岁半,小宝因营养不良等原因仍不会走路。为此,小宝的外公多次向居委干部求助,希望能有人帮助照顾小宝。2014年,居委会在征求小宝外公同意后,安排了社区志愿者,轮流将小宝接回家中寄养照顾。

住进隔离点的第一天,他期待着窗外的鸽子“转角遇到爱”;他为能吃到热干面感到开心,“虽然有点干,但这是封城之后第一次吃”;他还特意带了一把吉他,每天10点左右,开始对着手机学习。另外还要远程办公,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黄浦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由三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,适用特别程序开庭审理了该案。

法院表示,鉴于小宝的生父不详,外祖父母又均已去世,从过往几年小宝的照护情况来看,居委会完全可以肩负起对小宝的抚养责任。据此,居委会要求指定其为小宝的监护人,于法有据,法院对该申请予以支持。

3月30日,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获悉,近日,该院依法适用特别程序对该案进行了审理,一审终审判决撤销郑某作为小宝监护人的资格,并指定居委会作为小宝的监护人。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